“我的宝贝们太小了,几乎认不出穿上防护服的我。如果他们因为新冠病毒失去了我,我希望他们知道,妈妈为工作尽力了。”身处疫情“震中”纽约的医生格里格斯在社交媒体上这样写道。

格里格斯和同为医护人员的丈夫均已立下遗嘱,夫妻二人做好为抗击疫情献出生命的准备。格里格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我每天都很害怕,但会坚持上班,因为我热爱我的工作。”

4月8日,在美国纽约,一名美军医护人员在一处临时医院询问患者病情。(新华社/路透)

防护设备缺乏,许多医护人员被感染,纽约医护力量难以为继。艰难时刻,全美数以千计志愿者报名驰援纽约,接续战斗。

兰福德是一名来自俄克拉何马州的护士,曾到非洲支援抗击埃博拉疫情。她说,纽约医院的境况让她想起了非洲,“一切都陷入混乱,到处是垃圾。大家用各种自制的防护用品凑合”。

忙碌时,兰福德要同时照料18名病患。由于口罩储备不足,她看到有的医护人员连续5天使用一只口罩,更难受的是看着病患因重症而在自己眼前死去。

兰福德是3个孩子的妈妈,孩子们懵懂中知道妈妈做的事情很重要。丈夫也鼎力支持她的工作:“我们内心都有点焦虑,但都为她感到无比自豪。”

口罩缝纫工:不做点事情帮助别人是自私的

芝加哥,一家清洁公司的办公室,56岁的墨西哥裔美国人布尔加带领着社区居民们赶制口罩。

在布尔加所在的社区,许多人没有医疗保险,甚至没有合法身份。在布尔加看来,抗击疫情如同一场战争,民众必须学会自我保护。他的呼吁得到响应,有当地企业向布尔加捐赠了几台缝纫机。

3月29日,在美国芝加哥,志愿者将募捐到的防护用品放入纸箱。(新华社/路透)

52岁的罗曼和50岁的卡德纳每天至少花9小时帮助布尔加制作口罩,并帮助发放口罩。此外,她们还会做一些病毒防护科普工作。“这些是我们所能帮得上忙的事情。”罗曼说。

43岁的阿里亚斯也是口罩缝纫工中的一员,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0年前曾在墨西哥做过裁缝。尽管担忧病毒威胁,她还是说“不做点事情帮助别人是自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