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1c6IYY.jpeg


自12月18日起,陆续有互联网金融平台下架了其存款产品。截至目前,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已有支付宝、腾讯理财通、京东金融、度小满金融、陆金所、天星金融、携程金融、滴滴、美团、360你财富等至少10家平台下架相关产品。

部分平台回应大同小异,均表示尚未持有存款产品的新用户暂时无法开通相关业务,但已购用户目前不受影响,会持续密切关注监管动态,并严格落实相关规范。

早前,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互联网平台存款业务存在部分问题,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10家互联网平台下架存款产品,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

10家互联网平台

下架存款产品

12月18日,支付宝宣布,对未持有互联网存款的用户下线理财页面上的相关产品。紧接着,腾讯理财通、京东金融、度小满金融、携程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360你财富、天星金融等也纷纷采取行动,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1608257756229606.png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1608257756229606.png

已下架的支付宝存款业务 前后对比截图

12月21日,当红星资本局打开度小满金融APP时,看到在“银行精选”列表中显示包括工行在内的“46家银行已暂无在售产品”,仅存的只有2017年由中信银行和百度联合发起成立的百信银行的产品。

在腾讯理财通中,红星资本局看到曾在“稳健理财”列表中展示过的“银行类”产品也已撤下,目前仅剩下货币类、债基类、保险类和券商类四大板块业务。历史信息显示,曾在腾讯理财通推广过存款产品的银行至少包括工商银行、上海银行、浦发银行等。

同样,当记者打开京东金融“银行精选”栏目时,系统提示“抱歉,当前还没有产品哦”。

对于此次不约而同的行动,各家互联网巨头均表示是根据监管要求,坚持合规经营。蚂蚁集团相关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根据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存款行业的规范要求,目前蚂蚁平台上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均已下架,只对已购买产品的用户可见,持有产品的用户不受影响。蚂蚁会认真落实监管相关规范和要求,用科技手段更好地支持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

度小满金融相关人士也表示,公司会严格遵守相关政策规定及监管要求,拥抱监管,坚持合规经营。360数科相关负责人也告诉红星资本局,已停止新增上线互联网存款产品、停止新用户购买相关产品,并已对存量客户和业务进行稳妥有序地调整:相关产品将只对已购买产品的用户可见,已购买相关产品的用户不受影响。未来,公司将密切关注相关监管政策和指导意见,认真落实。

央行人士表态:

互联网存款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互联网平台存款存在八方面的问题。包括监管缺失;变相抬高存款利率;地方法人银行盲目拓展全国业务;增加流动性风险、资产端风险、合规性风险等风险;侵犯消费者隐私等问题。

“互联网平台没有相关业务的金融牌照,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实质是‘无照驾驶’开展金融业务,属非法金融活动。”孙天琦指出。

孙天琦也认为,中小银行高息吸收存款必然追求高收益资产,匹配高风险项目。而一些中小银行向互联网平台支付的“导流费”,则会进一步推升其负债端资金成本,刺激银行寻求高收益资产,将资金投向高风险领域。长期看,对互联网平台存款依赖度较高的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将面临考验。

简单来说,为吸纳存款而提高的存款利率,最终会迫使银行将资金投入到高风险的贷款项目中,从而进一步增加资金风险。

同时,互联网平台存款具有开放性、利率敏感性高、异地客户为主、客户粘性低、随时支取等特征,存款稳定性远低于线下,增加了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的难度。一些地方法人银行则借助互联网平台,突破了传统渠道的空间限制,将存款业务拓展至全国,这样的规模超过了其风险管理能力,跨地域属性也增加了风险的外溢性,加大了处置难度。

孙天琦也曾提到,在今年几起挤兑事件中,线上挤兑占比80%。“随着平台存款快速增长,传统的流动性风险应急处置方式已不足以及时有效应对互联网平台存款的挤兑,依赖现有手段难以实现对流动性风险的提前预警。”

专家观点:

中小银行应目光放远

更重视客户的精细化经营

对于互联网巨头们集体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一事,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21日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部分中小银行的跨区域高息揽存,短期看存款规模上升很快,但并不稳定,长远看其行为无异于饮鸩止渴,他们真正应该做的是深耕当地,做好客户的精细化经营。

曾刚指出,牵手互联网平台,让部分中小银行有效突破了网点的地域化限制,同时还突破了对存款利率的管理,短期内确实能够带来存款规模的明显上升。但是,这种高负债业务为银行经营造成了更高的成本,为了保障正常运营,银行不得不提高贷款利率,而这与压低融资成本的宏观政策也是相悖的。

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存款产品吸存很快,流动也很快,只要别的产品利率高于自己,吸收来的存款很容易就流失,这将为银行的流动性经营带来极大风险。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红星资本局,从监管视角看,互联网存款主要存在跨区域经营、流动性管理、合规经营、第三方中介等四大风险,未来互联网存款的管理将趋严,中小银行的负债端将面临巨大挑战。

她认为,中小银行需要厘清自身的业务结构与规模占比,放缓步伐,通过加强同业融资来逐步降低互联网吸储的占比,同时评估监管指标,如流动性匹配率、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核心负债比例等重要监管指标,进行压力测试,制定各种潜在的风险处置预案。更重要的是,加紧平衡收入结构,做好客户精细化运营,不能过度依赖高利率吸储,及时调整。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研究院资本市场首席专家金德环认为,此次下架,可能是互联网平台基于监管考虑。金德环说,“平台吸收存款,很可能将储户的钱用于别的产品,比如贷款业务。但这等于是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做这个事情,对未来风险难以控制。”